是赫鲁晓夫惯出了斯大林是周惯出了毛

正文

是赫鲁晓夫惯出了斯大林是周惯出了毛

「1957年1月,周恩来访问苏联、波兰和匈牙利。在莫斯科同赫鲁晓夫谈话时,根据毛泽东关于这次一定要捅穿一些问题的指示,周恩来直截了当地向赫鲁晓夫等提出,在斯大林问题上,苏共领导人应当主动做自我批评,承担必要的责任,不能把问题都归结到斯大林一个人身上。在1月17日中国大使馆举行的宴会上,周恩来又当面逼问赫鲁晓夫:你们20年来同斯大林一起共事,难道对助长斯大林个人专断、思想僵化、狂妄自大等等错误的发展没有责任?如果不怕杀头的话,你们至少也可以少做些助长斯大林错误发展的事情,多做些约束斯大林错误的事情嘛!为什幺你们丝毫不做自我批评呢?」〔青石《马、恩、列、斯——毛?——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》《百年潮》1999年第3期〕

周对赫鲁晓夫说的这些话,听起来不仅没什幺毛病,而且颇有道理。「你们20年来同斯大林一起共事,难道对助长斯大林个人专断、思想僵化、狂妄自大等等错误的发展没有责任?」这话问得好,如果周再问赫,你曾经口口声声称斯大林为父亲,对助长斯大林的狂妄自大难道没有责任?但周恩来不能这幺问,这幺问是打人脸了。

然而,批评别人容易,自我批评难了。十年后,中国爆发了文化大革命,周恩来又做的如何呢?他对毛泽东以及毛的老婆又做的如何呢?周对毛就差没叫爹了,以至林彪都嘲笑他像个大当差的。

其实,1957年周恩来当面逼问赫鲁晓夫时,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助长毛泽东的个人专断、思想僵化、狂妄自大?明明知道一些事情不是那幺回事,毛泽东一说不,周立刻顺服。1957年反右,大跃进,三年大饑荒,庐山会议反彭,四清运动,直到文化大革命,周恩来对毛的个人专断说过一个「不」吗?用周自己的话来问周,「如果不怕杀头的话,你们至少也可以少做些助长毛泽东错误发展的事情,多做些约束毛泽东错误的事情嘛!为什幺你们丝毫不做自我批评呢?」

是啊,为什幺没这幺做呢?怕杀头吗?周恩来称病不出,不为毛泽东俩口子鞍前马后会掉脑袋吗?他已经癌了称病不出没理由吗?那幺,周为什幺还那幺热衷当大管家呢?是有人说的那样,周是在顾全大局吗?他不这样就保护不了大批老干部吗?

别再涂粉了!别睁眼说瞎话了。对周,邓颖超说的最直接:中央对了他就对了,中央错了他就错了。解放大批老干部,是林彪出事后毛的一个补救措施,毛不点头,周连自己的亲弟弟,乾女儿,卫士长都救不了,他能保护谁?邓小平又被打倒他保得了吗?

文革,中国人疯狂的就像人民圣殿教的教徒,而这种整天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的集体大疯狂,仅仅是四人帮及其党羽在助长吗?没周恩来的事儿吗?为什幺至今「正史」一直在护着他?毛泽东不能丢,周恩来也不能丢。

前苏共二十大时,毛泽东曾说:「你有多少资本呢?无非一个列宁,一个斯大林。你把斯大林丢了,把列宁也丢得差不多了……这很危险。」

丢了列宁、斯大林就危险了吗?是危险,什幺危险?布尔什维克政权危险了。大秦帝国没了秦始皇是危险,但对大汉则是好事;大汉没了刘邦是危险,但对贞观之治是好事。而今,俄罗斯人民水深火热了吗?

改革开放这幺年了,开始什幺摸石头过河,后来又什幺深水区。什幺是深水区?「祖宗之法不可变」,就是最大的深水区。

前苏联后来还是丢了斯大林,但也没什幺。还原真实的周恩来,对这个国家和人民亦不会有什幺坏处。

国家都让人糟蹋那样了,临死前,依旧只大喊「我不是投降派」的人,有什幺理由不让人批评?

2103.10.14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

最近发表
内容甄选